欢迎访问: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 pk10直播网

首页  »  新闻首页  »  新濠天地娱乐场  »  1930年乌拉圭世界杯的故事:东道主夺魁永载史册

1930年乌拉圭世界杯的故事:东道主夺魁永载史册

08-19   来源:   点击:加载中

  《世界杯故事》(The Story of the World Cup)是一本记录世界杯详实历史的著作,作者为布莱恩-格兰维尔(Brian Glanville),这位足坛“活字典”曾经创作过多本足球历史书籍,均风靡足球界。本书于1974年西德世界杯前夕出版,此后每届世界杯格兰维尔老爷子都会做增补再次发行。(我们重新整合,按照每一届世界杯一篇的形式发出来)

  现如今各类有关于世界杯史的书籍都或多或少受到这位老人的影响,格兰维尔曾经担任《星期日泰晤士报》足球记者34年,在他本人的漫长从业生涯中一共报道过13届世界杯赛事。充分的阅历使得格兰维尔成为了足球史书的最佳创作者,本书能够在几十年内保持畅销,并且被广大足球迷奉为至宝,很多足球大神也会在自己的推荐书单里面将这本书位列前排。究竟是什么样的魔力能够让这么多人为这本书着迷,从今天开始,笔者将会为大家带来本书的翻译本,敬请欣赏。

  在世界杯发展的历史中,我们首先要感谢两位法国人的杰出贡献——儒勒-雷米特(Jules Rimet)和亨利-德劳内(Henri Delaunay)。前者自1919年起便担任法国足协主席一职,并辛勤耕耘了三十载岁月。而他更为人称道的功绩是在1920年任国际足联主席后完成的,雷米特凭借着出众的外交能力,壮大了国际足联的规模。当他1954年卸任之时,FIFA的成员已从20个发展为85个,非凡的成绩。至于他的战友、同胞德劳内则从1908年起便为法国足球而奔波,自1919年开始直到1956年离世,这位老人都是法国足协的秘书长。

  尽管作为同一战壕的兄弟,两人的性格却截然不同:雷米特是一名有时顽固的说服者、外交官,总是专注于比赛;而德劳内则是富有远见和充满的工作者,偶尔的摩擦在所难免,但他们都是现代足球的垦荒人。

  有历史记载的FIFA第一次会议于1904年在巴黎召开,决定组织一项国际性赛事,并且将参赛队员的年龄限制在了26岁,这就是曾经的奥运会。但是当时的奥运会参赛球员都是业余选手,表演性质浓厚。因此在1920年FIFA安普卫特大会上,关于创办世界杯的想法得到了高度认可,之前很多争议的原则也被一一接受。1924年的国际足联会议则对此进行了更细致的讨论,终于在2年后的1926年,德劳内正式宣布:“从今天起,国际足球不会再在奥运会范围内举办,一项由最顶尖球员组成的国际大赛即将诞生。”

  第一届世界杯赛事即将举办,但是究竟哪位幸运儿能够拿到这一届注定创造历史大赛的举办权呢?其中有五个申请国最为积极:意大利、荷兰、西班牙、瑞典和乌拉圭。当时乌拉圭的申请团团长维埃拉承诺:将为世界杯在蒙得维的亚兴建一座新的体育场(由于1930年是乌拉圭独立一百周年,因此这座球场也被命名为百年球场),此外他们还愿意承担参赛国的路费和住宿费用。面对这样超常的热情,其余的欧洲申请者不仅退出了举办权的争夺,还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前往南美参赛。

  在1929年国际足联的巴塞罗那会议上,正式通过了乌拉圭举办1930年世界杯的申请。然而,事情在距离开赛前发生了一点波折,当时并没有设置预选赛,实行的是邀请制,所有国际足联的会员国都被邀请参赛,但是否确定参赛只需要提前两个月通知即可。此前对世界杯非常热情的欧洲球队均临时变卦,因为坐船远渡南美费时巨大,这严重影响了球员的俱乐部利益,俱乐部不愿意放人也是意料之中。奥地利、匈牙利、德国、瑞士和捷克明确表达了拒绝的意思(英格兰因为不在国际足联会员国之中,所以没有参赛资格),比利时、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法国则对于是否参赛摇摆不定。

  这让已经坐上国际足联主席位子的雷米特呆不住了,再加上拉美各国联合威胁要退出FIFA,法国人开始强硬介入各国参加首届世界杯。最终,比利时、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法国同意前往遥远的南美。比利时是看了国际足联罗多夫-威廉-赛尔德雷耶斯(Rodolphe William Seeldrayers)的面子;罗马尼亚参赛则是因为国王卡罗尔二世,尽管这位只会说德语的国王并不受到欢迎,但他一直同罗马尼亚足球事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正是卡罗尔国王向俱乐部施加压力,给予国家队球员充足的时间并确保他们回国后能够继续踢球,这才打消了国脚们的后顾之忧。

  在蒙得维的亚,欧洲球队一遇南美就被痛殴的苦难没有得到任何缓解。1924年奥运会上,乌拉圭分别以7-0和5-1的比分大胜南斯拉夫和法国;1928年,比利时又被阿根廷6-3痛宰,这次出征南美,“欧洲红魔”还缺失了三位最好的球员(包括巴斯丁),前景堪忧。阿根廷是东道主争冠路上最大的对手,在1928年的奥运会决赛中,潘帕斯雄鹰只是以1-2的比分惜败自己的邻居,这一次他们誓要报一箭之仇。

  美国也是参赛队之一,在20世纪20年代里这支球队的主教练是杰克-科尔(Jack Coll),球队的成员主要是由英国和苏格兰移民的职业球员组成:艾力克-伍德、詹姆斯-加拉赫等好手云集队中,也是一支绝对劲旅。

  万众期待之下,1930年的首届世界杯正式在乌拉圭拉开序幕。当时的分组情况是这样的:总共有13支球队参赛,智利、墨西哥、阿根廷和法国组成了第一小组;第二小组则有玻利维亚、巴西和南斯拉夫;秘鲁则和东道主乌拉圭以及罗马尼亚构成了第三小组;第四小组则云集了美国、比利时和巴拉圭。四个小组的头名将进入半决赛,最后的两支球队将会争夺首届世界杯的冠军。

  在这些球队里面,乌拉圭毫无疑问是夺冠的最大热门,尽管当时东道主已经不再处于连夺1924和1928两届奥运会冠军的巅峰状态,但他们的著名球星中锋佩德罗-佩特罗内(Pedro Petrone)还在阵中,并且坐拥主场之利的乌拉圭依然有着丰富的人才供给,实力强悍。

  由于突如其来的大雨,百年纪念球场的工期受到了严重影响,延迟,因此早期的小组赛必须借用佩纳罗尔、国民队等俱乐部的主场举办。揭幕战在7月30日星期天的下午打响,法国4-1战胜墨西哥,值得一提的是,高卢雄鸡的首发门将阿列克斯-特尔普(Alex Thépot)在比赛开始十分钟后就被踢到下巴不得不因伤离场,当时没有替补门将一说,因此法国队只能让他们的左后卫尚特雷尔(Chantrel)友情客串门将一职。那时的高卢雄鸡可谓是兵强马壮,阵容豪华且充满活力,队中最好的球员是埃蒂安-马特尔(Etienne Mattler),进攻枢纽则是右后卫皮内尔(Pinel),右内锋阿列克斯-维拉普拉是那支法国队的队长,后来他还因为在二战期间充当纳粹德国的走狗,最终被法国人枪杀。

  两天后,取得开门红的高卢雄鸡遇到了阵中天才云集的阿根廷人,蒙蒂在球场上是最凶猛的,他的粗鲁动作造成了吕西安-洛朗(Lucien Laurent)的脚踝伤势,导致这位法国主力左前卫不得不在比赛刚开始后不久便提前离场。此外,他还给法国队右后卫皮内尔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大多数两人的直接对话通常都以蒙蒂的胜利而告终,潘帕斯雄鹰也因此赚到了多次任意球机会。在常规时间结束前9分钟,蒙蒂便利用一次20码的任意球配合打破了比赛的僵局,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机会也正是从皮纳尔所镇守的右边路获得的。

  仅仅过了三分钟,法国人再次遭遇沉重打击——首战大胜墨西哥斩获进球的中场大将马斯奇诺特(Maschinot)受伤离场,而“凶手”正是蒙蒂凶狠的铲抢。比分落后的法国队向阿根廷腹地发起了一浪又一浪的进攻,他们本来完全可以扳平比分的,但是巴西籍主裁却愚蠢地阻拦了高卢雄鸡的步伐——前锋马塞尔-兰吉勒(Marcel Langiller)在入球前一刻,阿尔梅达瑞戈却突然鸣笛宣布比赛结束。

  此时实际上距离真正的比赛结束还有六分钟的时间,现场兴奋的阿根廷球迷迅速涌入中央公园球场,而蒙受不白之冤、愤怒的法国球员则围起来找主裁判讨要个说法,负责维持秩序也迅速冲进球场,以防可能出现的暴力事件。在法国球员的压力之下,瑞戈的裁判团队无奈重返赛场,比赛才得以恢复进行。然而受到这么一出闹剧影响的法国队士气大落,最终0-1不敌阿根廷,遗憾落败。

  在这场比赛结束后,现场观战的乌拉圭队球员很为法国队打抱不平,东道主认为高卢雄鸡更应该获得本场比赛的胜利,特尔普和皮内尔的离场成为了比赛胜负的左右手。原本和阿根廷同属于一个帝国,随后却出来独立门户的乌拉圭自然对自己的邻居没有任何好感,他们耻笑阿根廷的抱怨诉苦就像娘娘腔,而以“退赛”作为威胁更像是打不过对方就耍赖的小孩子行为,完全违背了世界杯组委会的精神。

  潘帕斯雄鹰的第二个对手是揭幕战惨败法国的墨西哥,双方实力差距明显。值得一提的是,本场比赛阿根廷队长曼努尔-费雷拉(Manuel Ferreira)当时还在进行大学教育,因此必须要回国准备法律考试。这一变故也为我们带来了别样的惊喜——年轻的小将圭勒莫-斯塔比莱(Guillermo Stabile)横空出世,大放异彩!这场比赛让他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首个上演帽子戏法的球员,并且整个杯赛一发而不可收拾地打进了8粒进球,成功当选为1930年世界杯的最佳射手。

  但是在2006年,国际足联宣布将1930年7月17日美国与巴拉圭的比赛中美国队员汤姆-弗洛德的进球改为巴特纳乌德所有,这样一来,巴特纳乌德就包揽了这场比赛的3个进球,并且由于比赛时间比阿根廷早两天,巴特纳乌德就取代斯塔比莱成为了首位在世界杯决赛圈上演帽子戏法的球员。虽然世界杯历史首个帽子戏法的头衔被争议性拿走,但斯塔比莱的成绩也已经足以永远被载入世界杯史册,供世人顶礼膜拜,退役之后,已是阿根廷足球传奇球星的斯塔比莱,顺理成章地拿起了潘帕斯雄鹰的教鞭。

  然而,这场比赛的最大主角还不是斯塔比莱,而是当值的玻利维亚主裁判——尤里西斯-绍塞多(Ulysses Saucedo),他不可思议地总共吹罚了五粒点球,其中的三个点球都值得商榷。在这里插一句,嗯,大家关心的蒙蒂在这里并没有啥贡献哈。最终,阿根廷6-3大胜美洲同胞墨西哥。

  上一场连入三球、势不可挡的斯塔比莱,在对阵智利队的比赛中也首发披挂上阵,而从布宜诺斯艾利斯结束考试赶回球队的费雷拉则位置左移,去了边路活动。上半场结束前两分钟,“恶人”蒙蒂再度发威,在一次跳起来争顶头球中,他凶悍地侵犯了智利左半锋托雷斯。此举彻底激发了比赛的火药味,双方的抢球和铲抢动作也越来越大,比赛的氛围也逐渐紧张起来,现场的严阵以待,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斗殴事件。最终,凭借着枪杆火热的斯塔比莱梅开二度,阿根廷3-1战胜智利,顺利挺进世界杯半决赛。而此前受制于赛程安排不利的高卢雄鸡,拖着疲惫的身体0-1不敌智利,当时智利主帅正是大名鼎鼎的前匈牙利球星乔治-奥斯(George Orth)。

  东道主乌拉圭直到7月18日才投入到了已经进展地如火如荼的战场之中,紧赶慢赶终于完工的百年纪念球场早已翘首以盼自己主子的到来。然而,这场同秘鲁的南美内战,却让原本指望一睹乌拉圭南美豪强雄风的球迷们大失所望。在秘鲁人精心设计的严密防线面前,球星云集的东道主并没有什么好办法,最终仅依靠着“独臂将军”卡斯特罗的制胜进球,以微弱的优势艰难取胜。而在相同的对手面前,由国王卡罗尔二世东拼西凑组成的罗马尼亚却打进3球,轻松战胜秘鲁。

  罗马尼亚在世界杯小组赛的首场比赛中3-1轻松击败了给东道主乌拉圭制造极大麻烦的秘鲁队,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比赛中出现了世界杯历史上的首张红牌,秘鲁球员普拉西多-加林多不幸以这样不光彩的方式被记载入了世界杯的史册。并且这场赛事亦是世界杯历史上入场人数最少的一场比赛,官方入场人数为2459人,但事实上只有大约300名球迷入场观战。

  在首战艰难取胜之后,饱受乌拉圭媒体批评的东道主迎来了罗马尼亚的挑战。但是这场比赛的过程则和揭幕战截然不同,乌拉圭人显示出了自己强大的进攻火力,凭借着斯卡洛内(Scarone)、超新星佩莱格林-安赛尔莫(Pelegrin Anselmo)、卡斯特罗和佩特龙(Petrone)的进球,东道主半场便取得了4-0的胜局,兵不血刃地拿下对手,顺利晋级半决赛。

  在第二小组的比赛中,种子球队巴西本来一直被外界所看好,但是桑巴军团却在首战就爆出了一个大冷门,他们以1-2的比分意外输给了南斯拉夫。在本届赛事举行之前,玻利维亚队还从未在国际比赛中取胜。在他们的小组赛首秀中,这支南美球队的首发十一人全都穿上了印有单个字母的球衣,合起来便组成了“Viva Uruguay”(意思为“乌拉圭万岁”)以此表示对东道主的敬意。玻利维亚的两场小组赛过程都惊人地相似:开局阶段表现不错,但最终同样都是4球完败。对阵南斯拉夫的时候,玻利维亚的防线坚守了一个小时,但最后三十分钟内连丢四球。而在与巴西的较量中,由于晋级的资格已经被南斯拉夫收入囊中,本场比赛便成了例行公事,半场结束时巴西1-0领先,下半场桑巴军团再下三城,同样以4-0的比分取得大胜。

  第四小组的晋级权则被美国队获得,他们凭借着强硬的防守和犀利的进攻在小组内难寻敌手,以至于被法国队球员起了个“进球机器”的绰号。此前默默无闻的美国队在第一场比赛中便意外地以3-0轻取欧洲豪强比利时,乌拉圭报纸以“美国队的大胜震惊球场”为标题报道本场赛况。紧接着第二场小组赛同样以3-0战胜南美强队巴拉圭,美国队成功晋级半决赛。

  1930年世界杯四强的对阵情况是这样的:阿根廷VS美国队以及东道主乌拉圭VS南斯拉夫,在首场半决赛中,阿根廷凭借着蒙蒂的进球在上半场暂时以1-0领先进入中场休息,可是易边再战后,在小组赛里状态神勇的美国队完全不能抵挡潘帕斯雄鹰的猛烈攻击,阿根廷连入五球,值得一提的是,最后三球是在九分钟内打进的,其中速度奇快的右前锋佩乌塞莱(Peucelle)梅开二度,右边锋布朗则包办了另外一粒进球。最终阿根廷人以6-1大胜美国,率先挺进首届世界杯决赛。

  而另外一场半决赛的结果也是一边倒,比赛进程恰似1924年奥运足球赛的翻版(那场比赛的双方也是乌拉圭和南斯拉夫)。总共有大约8000多名球迷现场观看了这场比赛,虽然南斯拉夫由班尼斯拉夫-塞库里奇(Seculic)在比赛开始仅4分钟就首开纪录,但是西亚(Cea)和安赛尔莫(Anselmo)的进球很快为东道主将比分反超为2-1。上半场结束之前,南斯拉夫曾经取得进球,但却被误判为越位在先,这球边裁的判罚充满了争议性。在好球被吹没后,南斯拉夫好像一下子放弃了抵抗,乌拉圭在下半场连下四城,费尔南德斯利用一记精彩的弧线任意球破门,随后南斯拉夫队长、右后卫伊夫科维奇(Ivkovic)的失误让西亚再进两球,完成帽子戏法,也帮助球队6-1完胜对手,从而与阿根廷会师决赛。值得一提的是,1928年奥运会足球赛决赛的对阵双方也正是这两支球队,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场火星撞地球的决战即将上演。

  乌拉圭和阿根廷可谓是南美著名的一对死敌,两个国家在地理上被一条巴拉那河分隔开来,阿根廷方面安排了十艘船运送球迷前往蒙得维的亚支持球队的世界杯决赛。可是这点船哪能满足将全部的热情阿根廷球迷去现场为自己支持的球队呐喊助威的要求,于是数以千计的阿根廷球迷纷纷独自组织更多的船只横渡巴拉那河,去见证这场足球史上的盛宴。距离决赛开球还剩下十个小时的时候,从码头上下来的狂热球迷就已经渡过巴拉那河,成群结队地涌入乌拉圭,他们一路上燃放烟火,并且高唱“阿根廷胜,乌拉圭负,胜利或死亡!”(Argentina si,Uruguay no!Victory or death!)

  在这群阿根廷球迷抵达蒙得维的亚之后,他们就已经被乌拉圭当地居民和列为高度警惕的危险人物,并且这些远道而来的阿根廷球迷还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提前进入百年纪念碑球场。距离决赛开始还有两个小时,球场的大门终于在万众期待中缓缓打开,兴奋的球迷们蜂拥而入,这座能够容纳90000人的球场,被强行塞下了100000人。在球场内,球迷们的情绪持续升温,这样火爆的情绪让现场负责安保工作的如临大敌。

  看到这样的情景,当时负责执法本场比赛的主裁判约翰-朗格努斯(John Langenus)自然心里惴惴不安,比利时人强烈要求组委会保证他以及自己的裁判团队的人身安全,在赛后一小时内安排一艘船,方便他的离开,此外他还购买了人寿保险。在做好了这样的万全准备之下,朗格努斯才在比赛开始前几个小时点头同意执法首届世界杯的决赛。而参加决赛的阿根廷队员也在的日夜严密保护之下,每次从酒店往返于训练场参加训练,都有的巡逻和保护,以防止任何意外的发生。在体育场周围,荷弹、全副武装的士兵们负责着维持现场球迷秩序。解决了这些潜在的安全问题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在等待着两支球队,那就是究竟用哪家的比赛用球。

  上半场比赛充满了惊喜,在现场乌拉圭球迷的加油助威之下,东道主率先打破比赛僵局,仅仅过了12分钟,主队右边锋巴勃罗-多拉多(Pablo Dorado)便为现场球迷送上大礼——他在右路劲射破门,为乌拉圭队取得领先。但是随后阿根廷队展示了出色的地面配合能力,他们在8分钟后就扳平了比分,佩乌塞莱接队友费拉拿妙传后突破防守球员施射得手,值得一提的是,与佩乌塞莱对位的正是此前建功的多拉多。

  上半场结束前十分钟,当值主裁约翰-朗格努斯的一次判罚引起了广泛争议,进球的人是赛事最佳射手斯塔比莱,阿根廷人反超了比分,那一刻整个百年纪念杯体育场陷入死一般沉寂之中。不过乌拉圭球员坚决认为斯塔比莱越位在先,其中尤以队长纳萨奇(Nasazzi)的态度最为坚定。而现场的乌拉圭球迷也在随后向比利时主裁判报以嘘声,虽然朗格努斯受到了球员和球迷的双重压力,但他还是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判定进球有效,而斯塔比莱也最终凭借这粒进球成为第一届世界杯的最佳射手,他在5场比赛中打入8球。在上半场比赛结束时,东道主乌拉圭暂时以1-2落后于阿根廷。

  中场休息结束后,场上风云突变,乌拉圭人自己带的足球仿佛被施加了巫术,东道主在十分钟后便收获扳平比分的良机,西亚没有让机会溜走,他的进球让两队重回同一起跑线。扳平比分后的乌拉圭士气大振,攻势更加凶猛如潮水,东道主有如神助地在第68分钟再由年轻左边锋桑托斯-伊雷亚特(Santos Iriarte)破门得分,3-2,乌拉圭再次取得领先,百年纪念碑球场又变成了欢庆的海洋。志在复仇的阿根廷人自然不肯束手就擒,潘帕斯雄鹰向东道主腹地发起了冲锋,先前建功的斯塔比尔还有次射门击中了横梁。但在比赛的第89分钟,只有一条手臂的乌拉圭传奇射手卡斯特罗接多拉多传中抢点破门,4-2,这粒金子般的进球彻底扑灭了阿根廷人的反扑之火,最终东道主逆转战胜宿敌阿根廷。值得一提的是,这粒进球是卡斯特罗本届杯赛的第二球,作为安赛尔莫的替补人选,“独臂将军”在重要关头屡屡扮演奇兵的角色,为乌拉圭的夺冠立下了汗马功劳。

  那么被称作是“中场扫荡者”的蒙蒂究竟怎么样了呢?很久很久以后,时年92岁、当年那支阿根廷队唯一的存世者——潘乔-瓦拉罗(Pancho Varallo)透露道:在那场历史性的决赛开始之前,蒙蒂曾经收到了乌拉圭极端球迷的死亡威胁。历史上曾为阿根廷队效力十年的瓦拉罗,在年老之后选择了回到自己职业生涯出道的首家俱乐部Gimnasia y Esgrima所在城市经营一家彩票投注店。瓦拉罗还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内秘:在决赛开球前的室中,蒙蒂就一直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甚至一度想拒绝出场比赛,尽管这位中场悍将最终还是在队友的安慰下选择披挂上阵,但处于精神恐慌状态下的他实力并没有充分得到发挥。再加上,瓦拉罗在比赛中受伤,但由于当时还没有换人制度,他不得不拖着残腿一瘸一拐地在边路继续作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阿根廷队地战斗力,相当于最后时刻潘帕斯雄鹰是以十人应战。

  在乌拉圭夺得本土世界杯冠军后,整个国家都陷入了疯狂的喜悦之中:马达的轰鸣声、停靠在港口内的商船拉响汽笛相映成辉,街头上的球迷们纷纷或身披或举起乌拉圭国旗表达胜利的喜悦。而为了庆贺胜利,乌拉圭政府还宣布翌日为全国法定节假日,举国欢庆。当时世界杯冠军金杯,是由法国雕塑家亚伯-拉弗勒尔(Abel Lafleur)所设计,这是一座以八边形大理石底座托起的奖杯,主体是希腊胜利女神尼凯的形象,尼凯身着长裙,展开她特有的翅膀,并用双手托举起一只大杯,象征着胜利和荣誉。奖杯由纯银制成,外面镶金,高35厘米、重约3.8公斤,底座的四面各镶了一块金牌,上面用来铭刻冠军队的名字。值得一提的是,一开始这个金杯还不叫我们后来所熟知的“雷米特金杯”,而叫“50,000-franc Cup”。直到1946年7月25日,国际足联在卢森堡举行的会议中,才宣布将这个奖杯正式命名为雷米金杯,以纪念世界杯足球赛始创者儒勒-雷米特(Jules Rimet)。

  而遭到奥运会和世界杯双重失利打击的阿根廷球迷则变得愤怒起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位不甘失败的阿根廷青年球迷甚至用石头袭击乌拉圭驻阿大使馆,门玻璃被砸得粉碎,引起开枪,使事态急剧扩大,乌拉圭人不甘示弱,以牙还牙。乌阿争端最终导致两国足协断交达5年之久。

  阿根廷出场阵容:博塔索、德拉-托雷、帕特诺斯特、胡安-埃瓦利斯托、蒙蒂、奥兰蒂尼、佩乌塞勒、斯科普利、斯塔比尔、费雷拉(队长)、马里奥-埃瓦利斯托

  美国队出场阵容:道格拉斯、伍德、穆尔豪斯、加拉赫、特雷西、奥尔德、布朗、佩特瑙德、宫斯拉维兹、费奥雷(队长)、麦基

  乌拉圭出场阵容:巴列斯特罗、马切罗尼、纳萨奇(队长)、安德拉德、费尔南德斯、赫斯蒂多、多拉多、斯卡罗内、安赛尔莫、西亚、伊雷亚特

  南斯拉夫出场阵容:亚克希奇、伊夫科维奇(队长)、米哈伊洛维奇、阿森列维奇、斯特凡诺维奇、乔基奇、特尔南尼克、马利亚诺维奇、贝克、亚迪诺维奇、赛苏利奇

  乌拉圭出场阵容:巴列斯特罗、马切罗尼、纳萨奇(队长)、安德拉德、费尔南德斯、赫斯蒂多、多拉多、斯卡罗内、卡斯特罗、西亚、伊雷亚特

  阿根廷出场阵容:博塔索、德拉-托雷、帕特诺斯特、胡安-埃瓦利斯托、蒙蒂、苏亚雷斯、佩乌塞勒、瓦拉罗、斯塔比尔、费雷拉(队长)、马里奥-埃瓦利斯托

  本文由徐林峰编译自Brian Glanville的著作《The Story of the World Cup》,该书首次出版于1974年,此后每届世界杯格兰维尔老爷子都会做增补再次发行。


声明:本站非以盈利为目的,所有信息都是免费的。站内所有网站导航、友情链接及采摘文章所涉及到的链接,均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本站北京赛车pk10网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2461秒 4次数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