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 pk10直播网

首页  »  新闻首页  »  博彩网  »  近百人犯罪团伙隐身柬埔寨 仿冒博彩网站

近百人犯罪团伙隐身柬埔寨 仿冒博彩网站

08-19   来源:   点击:加载中

  今年11月10日,90名电信嫌疑人被警方从柬埔寨押解回京。昨天,记者来到嫌疑人羁押地海淀区看守所。办案人员表示,柬埔寨允许经营性场所,该团伙就隐藏在该国一家具有资质的娱乐城内。团伙通过QQ等软件获取参赌人信息并推广,利用人工控制仿冒博彩网站操纵赌局,从而骗钱。多名团伙成员表示,自己是被以承诺高薪、实习等名义骗至国外,此后受到组织者严加管控,作案。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中。

  据了解,此案是异地警方在办案中获得线索的。中柬警方合力将该团伙端掉,共抓获90名嫌疑人。此后,指定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侦办此案。目前,已有89人涉嫌罪被刑事拘留,另有1人因怀孕被取保候审。

  据海淀公安分局预审大队6中队民警刘大丰介绍,90名嫌疑人到案后,被分至中队6个科室进行预审。初期审讯时,部分嫌疑人逃避犯罪事实,有串供嫌疑。民警从少数嫌疑人入手,进行攻坚审讯,最终,该团伙的手法及结构分工基本清晰。

  据预审民警介绍,该团伙通过仿冒国外博彩网页,建立了4个博彩网站,吸引国内网民注册后进行。网站设立、彩等多种方式,赌客注册后可通过支付宝或者网银进行账户充值,每次下注最低1000元。

  网站的后台是被团伙自由操控的。后台会操控结果,开奖时间、开奖金额都是人工后台控制。当赌客所赢取的数额达到或超过5000元时,网站的后台则会将该赌客拉黑,赢取的钱也将无法取出。

  据预审民警初期估计,每天在一个网站进行的人数达到千人以上,每人最少下注1000元,每天4个网站的流水至少有40万元。根据嫌疑人口供推算,从今年3月开始,该团伙的涉案金额上千万元。

  据悉,90名嫌疑人中有9名女性,其余81人均系男性,嫌疑人年龄均在30岁以下,最小年龄仅有16岁。这批嫌犯整体文化水平不高,大多为初中或高中文化程度。

  嫌疑人在国内时被劳务输出中介或亲戚朋友以“高薪工作包吃住”等理由骗至柬埔寨打工。刚到柬埔寨,就会有领队以办理“工作签证”为由将护照收走。

  团伙成员有基本工作量,月基本工资为4000元到5000元之间,工作超过相关数量则可获得提成。团伙头目为了控制成员,每月会从他们的工资中扣除1000元作押金,以“惜财”心理控制成员,防止他们离开。

  嫌疑人被统一安排在一家宾馆内,一间屋子有多人居住。刚到柬埔寨时,团伙管理人员会安排团伙成员进行培训,教授如何去推广,随后再投入工作。团伙成员“上下班”都由专车统一接送,每周休息一天。外出是被严格控制的,必须报告。如果想去商场购物,也会有专车接送,而且要其他团伙人员一起出行。

  今年9月,乐乐到了该实习的时候。堂哥对他说,可提供在柬埔寨一个综合性娱乐公司实习的机会。由于是堂哥推荐,家人没有怀疑……

  据乐乐供述,今年9月,根据学校的规定,大四学生要找实习单位。作为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乐乐想去一个好点的公司实习,从而获得更多实践经验。这时,他的堂哥找到他,说可提供在柬埔寨一个综合性娱乐公司实习的机会。

  堂哥告诉乐乐,这家娱乐公司规模很大,有餐饮、住宿、赌场等机构,乐乐可以去娱乐城学习管理经验。

  “想到可以去国外实习,也可以到处游玩,我立刻就答应了。”乐乐说。由于是堂哥推荐,家人没有怀疑。今年9月8日,乐乐顺利抵达柬埔寨,刚下飞机,他的护照就被接待的人收走了。

  “里面住的都是在公司工作的中国人,宾馆一间能住好几人,1米5宽的床上睡了两个人。”乐乐说,他随后被公司的人领去接受培训,培训内容让乐乐产生怀疑。

  “他们先教我怎么玩足球和彩票的,然后教我如何在贴吧发帖子,向别人推广网站。”乐乐说。

  接受培训后,乐乐被带往位于娱乐城的办公地点,此时的娱乐城一楼还在施工,办公点设在三四层。“娱乐城没有堂哥说的(那么好),但我看到了有()经营执照。”乐乐说,在柬埔寨合法,公司又有资质,他还是接受了。

  乐乐回忆,他的工作每天都在一台电脑前进行,根据培训内容,他在各个国内贴吧上发送网站的宣传内容,一旦有人感兴趣而留言,乐乐就会与其联系继续宣传,直到将这些人拉入公司网站参赌。

  每天中午,乐乐被车接入办公点,晚10点30分下班又被送回宾馆,一周只有一天时间休息,也无时间可以出去游玩。“这时我才觉得不对劲,但是护照一直不给我,我无法离开。”乐乐说。

  乐乐称,因他是大学生,不久又被安排对其他员工进行心理辅导工作。“让我每天告诉别人不要只担心业绩,只要好好干就能完成。”

  面对记者的询问,乐乐表示非常后悔,他想起了自己的前途和家人。乐乐回忆,在大学时,曾和同学一同创业,他们创立公司的产品已注册品牌,将有好的发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

  乐乐说,他很想念自己的家人,昨天刚给母亲写了信,“母亲腰不好,我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我很想他们,写信让他们给我寄点家人照片。”

  今年5月,刘慧经熟人介绍,来到柬埔寨。对方告诉她,那里可以赚不少钱。为了出国,刘慧当时婚礼都没办,草草和丈夫领了结婚证就出发了……

  据了解,刘慧是四川乐山人,今年25岁。今年5月,她经熟人介绍,来到柬埔寨。“当时他们告诉我来这里可以轻松赚不少钱。为出国,我当时婚礼都没办,草草和丈夫领了结婚证就出发了。”刘慧称。

  来到柬埔寨后,刘慧的护照也被接待的人收走,一直未归还。刘慧称,她的工作是通过“博彩”“”等关键词搜索可能涉及群体的信息,随后给他们发送邮件宣传公司的网站。每天的时间除了被车接至公司上班,时间就呆在宾馆,每周只有周三下午可以被车带到商场购买必需品。

  然而,辛苦劳作并没换来丰厚的收入。刘慧称,自己每月的收入只有四五千元,其中1000多元还被公司当做押金强制扣留,“我不甘心啊,挣的钱不给我,我又没有护照,不能走啊”。

  当谈及自己的行为涉嫌时,刘慧忍不住哭出声音。“当初就不应该来这里,谁想到会让我犯罪啊,钱没赚到,家也回不去了。”刘慧称对其行为后悔不已。

  若嫌疑人系被中介或亲友以各种理由骗至柬埔寨,随后被收走护照并限制出行,那么嫌疑人被骗及控制而犯罪,应该如何量刑?

  对此,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尹富强律师表示,如果是基于被欺骗及强迫而犯罪的,则属于胁从犯,按刑法的规定,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若不构成胁从犯,则也有可能构成从犯,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对于从犯,也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声明:本站非以盈利为目的,所有信息都是免费的。站内所有网站导航、友情链接及采摘文章所涉及到的链接,均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本站北京赛车pk10网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时间: 0.1250秒 3次数据查询